文章:詩班在崇拜禮儀中的角色與功能(一)

刊物:基督教合唱季刊
出版:國際基督教合唱指揮團
日期:12/2015, 47期
作者:黃婉嫻博士

現今,敬拜與聖樂事工關心的其中一個問題,即詩班應該何去何從?本文希望先理解歷代志聖殿與詩班的關係和意義,以及新、舊約關於唱詩的記載,作為探討這個問題的基礎。接著,說明詩班在崇拜禮儀的角色與功能。最後,再探討詩班如何在當代教會的崇拜禮儀中,發揮其角色與功能。

I   從歷代志及相關經文看詩班事奉的意義
舊約中有關設立詩班的記載,大多出現在歷代志上、下之內,以及與歷代志所涵蓋的歷史時期相關的經卷中

歷代志的作者希望向那些被擄歸回在新處境中生活的以色列人說明,要如何「重新」神的子民,並解答當時以色列人切身相關的一系列問題,這包括了:經過嚴厲審判之後,他們與先前的以色列有關係?他們仍然是神的子民嗎?被擄前神對以色列民、耶路撒冷及大衛的應許,和今日的他們有什麼關係?之前神與先祖所立的約是否仍然有效?當前他們「已經沒有大衛王朝的君王,又臣服在波斯帝國的統治下,給大衛的應許對他們是否仍有意義?」往後的重建工程要如何展開?應該考慮以何者為重建工程的優先事項?是政治?軍事?經濟?或其他?

由歷代志的記述方式與內容來看,聖殿和家譜是關聯以色列人與過去歷史,以及神子民身份的重要元素。

被擄的以色列人與過去歷史的關聯可用耶路撒冷的聖殿作代表」,因為這聖殿因著耶和華激動波斯皇帝下詔才得重建。作者向當時的讀者指出,雖然那時的君王不屬於大衛王朝,在政治上又附庸於強國之下,但是古聖城中的聖殿與敬拜,包括詩篇「正是神藉大衛王朝給以色列民的最佳賞賜……」也「是大衛家留傳給歸回的子民一份最主要的遺產。

作者為此,「……在記述大衛和所羅門的治理期時,大篇幅地述說大衛如何準備建殿,所羅門如何建殿,並大衛如何安排有關聖殿中的事奉。」

換個角度來看,歷代志之所以用較多篇幅描繪大衛和所羅門,並非因為他們比以色列諸王偉大,而是因為他們兩位和建立聖殿有關。

歷代志所描繪的大衛家王朝,著重描繪大衛的牧者角色,突出大衛安排建殿後敬拜的程序,這和撒母耳記中大衛是一位戰士的角色不同。因為,歷代志要提醒以色列民,他們回歸耶路撒冷後復興以色列的著眼點,並非建立一個軍事強國;作者提醒他們「復興不在政治、經濟、軍事上,而是在上帝與聖民的關係上。作『神的子民』這身分要延續,但並非用國家、軍力或種族來表達,而是用敬拜去表達。歷代志給回歸的人正確的復興與目標。……歷代志就是要發出這個問題,我們期待的復興是甚麼?」

因此,作者強調神藉著揀選,讓人參與建立聖殿和敬拜的工作,以達成復興以色列民的目標。這包括了「祂揀選利未人擡約櫃事奉祂」揀選大衛以色列王揀選所羅門作王並建造聖殿……揀選耶路撒冷……揀選聖殿作為的名與祂子民同在的居所。」「神的這些作為,使被擄後的以色列人確信,他們得在耶路撒冷重建聖殿,並繼續在殿中事奉敬拜,表明以色列仍是屬神的子民,祂並沒有廢棄對她的揀選。」

「以色列民在大衛家統治之下,不但有聖殿,更有律法和先知為他們聖約生活的基本重點。」顯然的,保證以色列平安蒙福的,「既非屬大衛王朝的諸王,也不是聖殿本身,一切全在乎以色列的百姓及君王是否肯謹守遵行律法的吩咐。」「為著進一步強調聽從律法和先知的重要,作者特別著重神即時的賞罰。」

另一方面,歷代志作者也「想要維持以色列人對那應許要來的大衛的子孫彌賽亞的盼望,這盼望是根據神與大衛所立之約(撒下七章),並眾先知……所保證的。」因此,作者在敘述大衛王朝的君王時都將他們描繪成理想人物;雖然他們並非完美無瑕,但他們「都以耶和華僕人身分來治國,引導人民敬虔忠心守約。」因此,神賜恩惠給這些君王治理下的百姓,讓他們體驗「勝利、拯救及豐足。」

為此,「在以色列人受波斯人管轄的時期,歷代志作者仍然期待大衛王朝的恢復;他描寫過去大衛和所羅門時代何等榮耀,乃是在展現他對未來的盼望。」「預期大衛那更偉大的後裔將顯現的榮耀。」讓以色列人在沮喪失望中想起這些典範,便能重燃盼望。

至此我們發現,詩班或唱詩不是以音樂為出發點,獻詩本身也不是成立詩班的緣由。詩班的事奉原來是關乎神和教會、神和我們的關係;關乎神是否與我們同在、神的揀選、神在我們教會中昨日,今日與明日的作為,詩班也關乎敬拜、關乎我們作神子民的身份、關乎神的道,以及我們對彌賽亞的盼望。(待續)

本文參考:
  1. 《聖經:新國際研讀本》709–12
  2. 狄拉德、朗文合著,21世紀舊約導論》,劉良淑譯(台北:校園,1999),203–14
  3. 李思敬,《恩怨情仇論舊約》(香港:更新資源,1997),35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