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信實的神,我們敬拜祢


特刊:齐心欢腾。新亚三十。神的信实(新亚学院三十周年院庆)
主题:信实的神,我们敬拜祢 (页67)
作者:黄婉娴博士

信实是神的属性之一。圣经在论到神的属性时是实践性的,神的所是(what God is)与神的所行(what God does)相互关联。神时常在历史及向人所施的行动中显示其属性,相应地,神的属性也指明了祂将会如何行事。(Millard J.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7th printing, p. 299.)因此神的属性不是思辨及抽象的,却是实践与关系性的。

敬拜也是实践与关系性的。敬拜是「人回应神的属性与行动」的行动,这种行动是建立在神—人的特殊关系上:是创造與被造、言说与聆听、颁布约与领受约、救赎与被救赎等关系。由此观之,敬拜始于神向人的行动及显明其属性,而人回应神的行动及属性。敬拜是这种关系的实践,也是这种实践的关系。可见,神的属性—包括了神的信实—与敬拜关联。由神的信实所引发的敬拜,究竟包含了哪些的敬拜内涵?

韦恩.格鲁登(Wayne Grudem)指出,神的信实与其应许相关,「神的信实指神的言出必行,且坚守祂的承诺」(民23:19;另参撒下7:28;诗141:6)。因此,神是「诚实无伪的神」(申32:4)是可以信靠的,祂永不会令相信祂话语的人失望。(韦恩.格鲁登,《圣经教义与实践:上帝与圣经》卷一,页143。)神的信实让人可以在神的应许与约中继续与祂相联。

旧约描述了神藉着应许和立约来与人建立关系,神在守约中显明其信实。由《创世纪》开始「…上帝不断履行祂的应许…这应许一直成为《摩西五经》中串连起经文的红线」描述上帝如何恢复与人的关系。虽然以色列人常常亏负神,但神仍然纪念曾向亚伯拉罕所作的应许,并将以色列人带领到西乃山脚下与他们立约,从此神的子民就成为「圣约的群体」。《诗篇》与《耶利米哀歌》也从立约的角度来回答「与他们立约的上帝,是否已经遗弃祂的选民?」的问题(李思敬,《恩怨情仇论旧约》,二版,1998,页97-8;143-48。)另外,《诗篇》也描绘了神的信实与其慈爱密不可分(参诗25:10;36:5;86:15;89:1-8;92:1-3;100:5;115:1;138:8);因着神的慈爱,致使人虽然背约离弃神,神却仍然信实守约,这是恩典之约。这是诗人颂赞神与敬拜神的原因。及至新约,神与子民所立的约,终于在基督里得以成全,这是神信实的明证。「约」成了圣经神学的重要主题,是人维系与神的关系及向神祷告与敬拜的轴心。

加尔文认为神将「约」赐予受造物,神也因着约而将自己交付他们,并带领他们与祂相联。在旧约,神藉约显明其旨意。这约以两大圣礼/记号作为印记:割礼—神赐福的约割在子民的肉身上,逾越节—神更新了祂的约,应许拯救受造物与子民从而与祂相联。神知其子民难以成全这约,就藉祂的话语与圣礼来启示自己,并要他们在约和律法中顺服祂;藉由献祭与敬拜礼仪来恢复与祂的相联。加尔文认为旧约和新约的「约」是同一个「约」,这「约」在基督里得以成全了;据他的理解,基督是同一个约的两种形式的实体。在旧约,祂是应许中被预告将来被成全的那位,在新约,祂是实现了所有应许的那位。旧约的圣礼指向一个尚未成就的应许,而新约的圣礼是应许得以在基督里成全的记号。(Iain Torrance, 《奥秘的基督与奥秘的教会:约翰加尔文的基督属性的教会论》,许联发译,公开讲座讲义,2008年10月1日。)

圣礼是神真实临在的见证,也是敬拜的核心,包含了对主的纪念与盼望,当保罗论到耶稣当初设立圣餐时,他两次提到主耶穌說(林前11章):你们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他也说到:「直等到祂来」—盼望。

因着神的信实,神在基督里实现了祂的约,令人得以在基督里与祂联合,敬拜才成为可能。我们藉着听从及跟随耶稣基督来表达对神的约的忠诚、信靠与顺服,藉此回应神的信实,也在生活中活出真实、诚实、可靠的品格,向世人反映神信实的属性—这两者是我们以生命与生活来敬拜这位信实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