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然地讚美


日期:2013年11月10日(福灵堂卫理公会圣乐主日)
时间:0900-1015 华语崇拜;1045-1200 榕语崇拜
讲员:黃婉娴博士
讲题:释然地赞美
经文:路加福音19:37-38

引言

去年,当江牧师邀请我今年到贵堂一年一度的圣乐主日分享时,我脑里即时闪过的是,贵堂或许会期望我分享圣乐对基督徒的灵命塑造,或者是圣乐对教会圣工,尤其主日崇拜的重要性与实践性等的课题。接着,127日,我就接到江牧师的电邮,他给我的提议经文是:路19:37-38;证道题目是:释然地赞美。

由于我所事奉的教会,是依循教会年历和经课表,来制定会众的每日灵修,并且编制主日崇拜流程,而路19:37-38这段经文,正好是我们每年在棕枝主日的福音经课中,必读的其中两节经文。我有点犹豫不决,这段经文要如何来诠释,以致能达到贵堂给予今早的信息所设定的目标:冀望崇拜会众可以透过这个特定主日,来更加明白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敬拜生活的参与和角色。

但我相信贵堂会有历史、有传统、有制度、有经验,如此制定题目和经文必有其原因。因此,我在上帝面前安静、专注地等候、思想和预备。

我也查了字典,「释然」
  • 是形容「疑虑消除」——心中释然;
  • 是形容「领悟」——天下释然,知所适从,feel relieved, feel at eased的意思。
  • 是形容「疑虑、嫌隙等消释后,心中平静的样子」——如: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便释然了。

因此,要能《释然地赞美》,除非我们心中的疑虑消除、嫌隙消释、心中平静。

让我们来看看今早两节经文,所能表达的释然地赞美,以及这两节经文,如何能帮助崇拜会众来更加明白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敬拜生活的参与和角色。

(一)经文背景

首先来看看这两节经文的背景。根据教会年历,耶稣在世传道的最后一个星期是这样的:

  • 主日——光荣进入耶路撒冷
  • 周一——洁净圣殿
  • 周二——与犹太领袖辩论
  • 周三——显然是休息日
  • 周四——预备过逾越节
  • 周五——受审和被钉
  • 周六——躺在墓穴里
  • 周日——从死里复活。

这两节经文是发生在星期一,完整的段落是从路加福音19:28-44。这段「光荣进城」的经文,本身是一件复杂的事件。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与罗马领袖进城方式的对比,在文化上是十分清晰的。简单的说,耶稣进耶路撒冷,是对神的计划与祂的王权性质的一项重要声明。这是一个令某些人喜乐的信息,另一些人却不明白它,更有些人断然拒绝它。

  1. 耶稣接近耶路撒冷了,祂开始指挥各项事情:在伯法其和伯大尼附近的橄榄山,距离耶路撒冷东面大约三公里,耶稣吩咐门徒牵一头牲畜来,用以进入京城。路加只把这头牲畜形容为一匹从来没有人骑过的驴驹;从来没有人骑过那驴驹,它却肯听从主,这就说明了耶稣对创造物的主权。
  2. 门徒要把牲畜解开,若有人问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只要说主要用牠。这段应对的文化背景是,当时达官显贵是可以由于私人的原因而征用别人的财物。像拉比这样的人物也有这种权利。所以,这样的要求并不罕见。
  3. 我们认为驴驹是卑微的动物,但对犹太人来说,这种动物才和君王的身份相配(王上1:33-44)。驴在巴勒斯坦,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只是一种低贱的牲口,相反的倒是相当尊贵。只有在打战的时候,君王才会乘马;在和平的时候,总是骑驴的。因此骑驴而来的耶稣,乃是以慈爱和平的王者姿态出现,而并非群众所期待和等候的,要来统治世界的战争英雄。

门徒按照耶稣的指示去做,一切都如耶稣所意料的发生。耶稣确切地知道,祂要骑着什么进城。实际上,耶稣在引导着祂死亡的一连串事情。

让我们继续看耶稣将近耶路撒冷时,又发生了什么事:

(二)赞美的原因

  • 路加说:「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众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都欢乐起来,大声赞美神。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
  • 马太和马可都記着说:「前行後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撒那归于大卫的子孫,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的和撒那!」
  • 约翰说:「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樹枝出去迎接祂,喊着说,和撒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
  • 耶稣进耶路撒冷是祂死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这事件先知撒迦利亚早已经预言(亚9:9a):「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
  • 诗人说(118:26):「奉耶和华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耶和华的殿中为你们祝福!」门徒对神的赞美,也是对耶稣的赞美;门徒以这节经文称颂那奉主名来的君王,也借这节经文领导子民参与圣殿的礼拜。在诗118:26中,圣殿的祭司前来迎见君王,表示君王前来敬拜和事奉神;犹太人在逾越节的筵席上也颂唱这首诗篇。所以当时门徒重复诗篇的字句,借此宣告耶稣就是受差遣的君王。

另一方面,在这段欢迎的热潮中,众门徒大受感动,他们想起跟随耶稣所见过的神迹,祂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洁净长大麻风的,死人复活,这一切神迹异能,不是弥赛亚得国的时候到了吗?路加明确地提到赞美是由众门徒开始,这是重要的,因为其他福音书所提到的群众发出的赞美,正是由门徒催化而成的。这项细节解释了为什么几天之后,同一班群众会力促把耶稣钉十字架。他们对耶稣的赞美欠缺真诚,只是随着其他更真诚的跟随者叫喊。群众对于耶稣的理解,经常是左摇右摆的。

然而,在神的心意中,群众的呼喊声,至少有三个原因。

  1. 为要应验先知的预言,以以色列王的姿态出现。
  2. 借诗118:26宣告耶稣就是受差遣的君王。
  3. 耶稣是应许的那一位,是施洗约翰曾经提及的;祂也是奉主名来的那一位,是耶稣曾经预言会在耶路撒冷被杀害的(13:31-35)。
但是,群众当中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实在不得而知。事实证明,很多上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人都以为主耶稣会推翻罗马政权,建立荣耀的国度。

今天,当我们检讨自己对上帝的赞美时,我们也当思量,我们是基于什么原因、动机而赞美。

(三)赞美的姿态

19:38中提及「王」、「和平」以及「荣光」。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耶稣这次的举动,是无比的勇气,也是匪夷所思的。试想一个被追扑的人,照理说,这个时候如果要进耶路撒冷,应该偷偷的溜进去,并且还要在后巷一些隐蔽之处躲起来。但耶稣却这样的昂然的骑着驴驹进城,成为众人的焦点。

耶稣不但应验、也显示了先知所说的那一种王:「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撒迦利亚明确而公开的宣称,这个王就是弥赛亚,就是上帝指派来拯救世人的救主。

另一方面,经文一开始就强调,耶稣经过橄榄山。经文提到这座山,加强了事件中的弥赛亚气氛,因为那是预言中弥赛亚出现的地方(亚14:4-5)。

  1. 四本福音书都说,门徒把自己的衣服搭在驴背上,因为驴背上沒有君王用的华丽织锦,他们只有将自己身上的破旧衣服脫下,搭在驴背上,权充装饰。沿途的人包括从耶利哥和伯大尼跟来的,也有是从比利亚和加利利各地到耶路撒冷来守节的,也有一些是耶路撒冷出来的,众人多半把自己的衣服舖在地上;这功用就像是今天的红地毯一般。有圣经学者说,凡尊贵的人出巡,必在他面前路上舖上地毯。马太说:还有人砍树枝来铺在路上。就是将一些橄榄树小枝子,或无花果树的小枝子铺在路上,表示主有王权的尊贵。约翰说: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樹枝出去迎接祂。把衣物搭在牲畜上、铺在路上,以及挥动树枝、把树枝铺在路上,都是迎接君王的犹太传统。尽管如此,耶稣代表的不是只掌握权力的弥赛亚,而是谦卑服事的弥赛亚。
  2. 另一方面,先知宣称的弥赛亚骑的是驴,因为驴代表和平之子,这和征战胜利的君王所骑的战马形成强烈的对比。众人应该是认出耶稣的王权,所以欢乐起来又大声的赞美,可是众人似乎看不出重点在于「和平」,在符类福音中,只有路加福音有提及「和平」。路加福音以天使宣告地上有平安作为开始,但这里卻說在天上有和平。君王被拒绝了,地上怎能还会有平安?地上不会有平安,幸好有基督在十架上的工作,使人能在天上与神相和。
  3. 也只有路加福音有提及「荣耀」,其他几卷福音书都引述了群众呼叫「和撒那」,这是外族读者不会明白的,所以路加可能就以「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这句话来代替「和撒那」所表达「荣耀」的意思。

(四)赞美的生命

光是了解经文的背景,解释经文的意义,是不够的。路19:37-38这幅弥赛亚的写照,对于我们如何活出赞美的生命,有重大的意义。

「祂是奉主名来的那一位」这个称颂提醒我们,这位弥赛亚是谦谦和和来到的。祂不四处宣扬自己是谁,祂让其他人宣扬,自己却以行动来显示祂的身份。祂以谦卑的服事体现祂所传扬的福音,祂甚至藉着自己作为君王进入耶路撒冷的方式,把这样的服事表明出来。祂以行动和象征显示,神怎样眷顾那些在祂四周的人。崇拜群体需要像弥赛亚一样,成为一个不但只具见证和以言语宣讲信息的群体,更要竭力接触人、服事人。

释然地赞美,是指领悟了真道以后,疑虑消除、嫌隙消释、心中平静地赞美。生命与知识的结合是重要的,因为神已经以类似的方式启示她的属性。祂的性情不是圣经学者透过一组哲学前设启示出来,而是透过祂在人生命中的作为彰显出来。

因此,要在我们的行事为人中见到神,是基督徒世界观的根本。传扬耶稣,就是见证祂积极参与我们的世界与生活。就像这些门徒因耶稣的神迹,在这里宣称祂是蒙应许的君王一样,当我们把对祂的认识,跟祂在我们生活中的直接参与结合,就能最有效地传扬祂。当然,这假设了我们过的是信心生活,让我们能够看到祂和承认祂。

让我们回到江牧师对你们的冀望;冀望有期望、希望、希图、企图的意思。「冀望崇拜会众可以透过这个特定主日,来更加明白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敬拜生活的参与和角色。」

现在就让我们将这段经文的信息和这段冀望逐句的关联起来:

  1. 崇拜(的)会众:从过去事奉神的经验中,我体会到,「崇拜的会众」是指一群认识神、跟随基督、生命愿意接受圣灵引导的群体。唯有这样的群体,神的道、神仆人的教导、才能够落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才能够也愿意改变固有的想法。从敬拜群体的责任而言,唯有这个群体愿意顺服神时,他们才会被从神的道而来的信念所更新,生命的更新比起敬拜模式的更新更能持久、更能经得起考验。若不然,我们就会如当时口里喊着「和撒那」的群众一般,这时喊称颂主,当考验来时,却喊「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
  2. 更加明白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敬拜生活的参与:我认为每一个基督徒对于属灵的事的理解,无论是个人生活或群体生活,彼此之间都是相互性的。敬拜生活的参与也是这样,绝对不是属于像我这样一个主修敬拜学的人才懂的事。我们有好的、持续性的个人敬拜,才有可能有好的、感动人、造就人的集体敬拜。倒过来也是一样。每一次的主日敬拜,其实是一个敬拜群体的灵命的呈现,也是教会教导信徒如何真正落实「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的示范与教育。我一直认为敬拜就是生活,我一直相信you are what you eat。因此,平时以什么音乐喂养自己的灵性,主日就会呈现出那样的气质与涵养。我们无法完全分隔:日常音乐与主日音乐。就好像我们无法完全分隔:日常的我和主日的我一样。
  3. 更加明白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敬拜生活的角色:从前当我还是以一个所谓的「音乐家」的角色敬拜神和生活的时候,我爱音乐过于爱上帝和人,就算我所创作的诗歌内容讲述上帝,但诗歌所呈现的是「自恋」的我。生活中的我骄傲、自以为是,那绝对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认识神」的人当有的生命表现。对一个第四代基督徒而言,我却在30岁以后才逐渐明白什么是基督徒,什么是门徒,什么是跟随主,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服侍人。当我都明白以后,我也同时明白了自己的角色:

  • 如果我能唱,我就单单只为主而唱——谦卑的唱,维护圣工而唱。
  • 如果我能弹,没有任何困难能拦阻我弹琴事奉——尽力的弹,维护圣工而弹。
  • 如果我能指,我会一直指到我双手动弹不得——努力的指,维护圣工而指。
  • 如果我能写,我愿意忍受孤单和批评而持续创作。
  • 如果我能听,我选择听造就灵命的音乐,舍弃因私欲享受而破坏灵命的音乐。
  • 如果我能洞见又能体会音乐家的心,我愿意一直守望基督徒音乐家的贡献。
  • 如果我能教导,我的脚愿意走到需要我的地方——任凭上帝差遣。

这是我的角色,与你们共勉。希望你们也寻见自己的角色。


最后,希望我们这个敬拜神的群体,是一个真正体会并认识主耶稣的群体;认识主耶稣的使命、主的角色,主对父神的顺服,并且也希望我们这个群体能在生活中效法主耶稣那荣耀的、谦卑的、和平的及舍己爱世人的生命,让我们信仰的知识与生命能结合起来,以至于能呈现释然的、真诚的敬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