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基督教聖詩簡史(三)




出版:哈利路亚圣乐社
特刊:圣乐良友(2009年第一&二版)
作者:黃婉娴博士
網址:www.hallelujahos.org/

上一期,我们一同乘上16世纪宗教改革的浪潮,从德国起始,分三条路线展开,到法国、瑞士和英国走了一回,认识宗教改革时期兴起的德国赞美诗(The Chorale)和韵文诗篇(The Metrical Psalm),了解这些诗歌的起源、发展,以及对17-20世纪教会圣诗的影响。这一期,我们将启程到英国和美国,探索英国圣诗在宗教改革影响下的演变与发展,以及起步较迟却发展迅速,贡献良多且普及化的美国圣诗。

(一)英国圣诗(British Hymnody)
在宗教改革的影响下,英国教会发展了两条路线,一是主张中庸保守,保留旧约诗篇的圣公宗。各堂会以1550年版、內附原拉丁曲谱及旋律的英文公祷书唱颂,但因其音律不能完全符合英文的抑扬顿挫,为此改而采用英国通行的曲调、散文、诗篇以及经文,因而产生了安立甘式圣咏(Anglican Chant)。另一条路线是与国教分离的独立宗,他们完全推翻天主教的崇拜形式,以至于在宗教改革的兩百年间,崇拜时完全不使用圣诗。有些教会则写作韵文诗篇并以此来颂赞;宗教改革后的第一本《韵文诗篇》,就是由英国教会产生的,由此之后产生了很多不同韵文诗篇的翻译本。

清教徒在17世纪影响了英国教会将近17年之久,他们长期以来偏重于使用韵文诗篇,因而导致英国圣诗在18世纪以前发展非常缓慢。因为,在《日內瓦诗篇集》(Genevan Psalter)的影响下,英国人热衷于韵文诗篇,德国圣诗则无人问津。16和17世纪期间,比较重要的圣诗先锋有George Wither(1588-1667)、George Herbert(1593-1633)、Richard Baxter(1615-1691)、John Milton(1608-1674)、John Bunyan(1628-1688)、Thomas Ken(1637-1711)和Benjamin Keach(1640-1704)等人,历经他们的努力创作,圣诗渐见规模,17世纪韵文诗篇才逐渐式微。

英国圣诗之父Isaac Watts(1674-1748),是一位由韵文诗篇转到近代圣诗的过度人物。他推动圣诗的改革,从而带来敬拜的更新,更促成了教会的复兴。他认为信徒必须明白圣诗词意,为此,他以当时普及而流行的文学来改写韵文诗篇,较多使用单音节词和简单乐律。他也为诗篇赋予新约的神学意义,使信徒对耶稣的救赎有更深体会。他的创作不局限于经文,他擅长于将会众的信仰经历纳入其创作中,因此广为各教派吟唱。他一生写作六百多首圣诗,为我们熟悉的有:颂赞父神伟大权力、千古保障、善牧慈恩、普世欢腾、痛哉!主血倾流、奇妙十架、救主权能、若我能拥有全世界。

对英国圣诗大有贡献的还有卫斯理兄弟,他们借着圣诗有效的传扬福音,且带动全英国教会的大复兴。哥哥John Wesley(1703-1791)擅长讲道和组织事工,是布道家。弟弟Charles Wesley(1708-1788)擅长诗歌写作,他的诗歌真诚感人,能用来引人归主,内容多以教义为题材,教诲为目的;意译诗篇时加入个人思想、侧重经历、韵律创新、简单流畅。他一生写作六千五百多首,被誉为基督教圣诗巨匠。华人教会常唱诵的有:主爱超越、我们渴望的耶稣、听啊!天使高声唱、基督今复活、乐哉!救主为王、救主升天、耶稣乘着云彩降临、奇异的爱、奉主圣名跑、基督精兵奋起。

18世纪中叶的主要流派 - 福音派圣诗,其代表作家有George Whitefield(1714-1770)、Thomas Olivers(1725-1799)和Edward Perronet(1726-1792)。其他具代表性圣诗作者有John Newton(1725-1807)、William Cowper(1731-1800)和John Fawcett(1740-1817)。18世纪末开始,浪漫主义精神进入音乐界,基督教音乐从此喪失了其作为主流音乐的地位。上帝或宗教主题不再居於音乐中的主体性地位;取而代之的是人的情感、和声的色彩和強烈对比的音乐。这时期的圣诗较重视诗歌的文学价值。具浪漫主义思想的圣诗作者有Reginald Heber(1783-1826)、James Montgomery(1771-1854)和Thomas Kelly(1769-1855)。

19世纪印刷业发达、唱歌学校蓬勃发展、在世俗音乐的效应下,人们要求圣诗有浪漫色彩的曲调,要有丰富的和声和風格自由的旋律。有些出版商和编者将名家的曲调作为圣诗的旋律,以提高版本的威信来吸引读者。Samuel Stanley(1824-1891)、William Gardinier(1770-1853)和Henry J.Gauntlett(1805-1876)等人出版的曲谱都有共同目的,就是为提高会众的品味和提高圣诗音乐的素质,而大量编撰古诗篇调,并引入德国圣诗的旋律介绍给群众。

牛津运动(The Oxford Movement,1833-1845)是英国牛津大学部分教授及他们当中一些英国国教高派教会的教士所发动的宗教复兴运动,目的是通过复兴罗马天主教的某些教义和仪式来重振英国国教。运动领导者John Keble(1792-1866)、Henry Newman(1801-1890)和Edward B. Pusey(1800-1882)合办《时论册集》(Tract for the Times,1833-1841)宣传他们的主张;此外,John Keble及Edward B. Pusey又在当中加入了《神圣大公教会牧师丛册》,主张回归初期教会的信仰和习俗,所谓的「册页派」(Tractarian)就此形成,也是牛津运动的别称。「册页派」宣扬英国国教奉行罗马天主教和福音派之间的中庸之道。因着重新提倡天主教的崇拜模式,吟唱的圣诗內容也随之更改。古希腊及拉丁圣诗于是重新被推崇,德国圣诗也大量被翻译。贡献最大的John Mason Neale(1818-1866),主张圣公宗用天主教圣咏和祈祷诗(Breviary Hymns)且鼓励圣诗创作,杰出的诗人有:Henry W. Baker(1821-1877)、Sabine B.Gould(1834-1924)、John S.B. Monsell(1811-1875)、Edward H. Plumtre(1726-1792)、Walter C.Smith(1824-1908)和Samuel J. Stone(1839-1900)。此时期的圣诗集甚多,唯一适合全国使用的是Hymns Ancient and Modern

维多利亚女王在位期间(1837-1901),教会主要分成(1)强调公祷书、教会年历,注重崇拜仪式和客观圣诗的高教会(High church)。圣诗作者如:John Keble(1792-1866),Henry W. Baker(1821-1877),Sabine Baring-Gould(1834-1924),John S.B. Monsell(1811-1875),Edward H. Plumtre(1726-1792)和Samuel J. Stone(1839-1900)等。(2)主张维护教会传统、维护公祷书,重视个人灵修但不脱离现实的宽教会(Broad church)。圣诗作者有:William W. How(1823-1897),John Ellerton(1826-1893),John E. Bode(1816-1874),Edwin Hatch(1835-89)等。(3)卫斯理兄弟、Howell Harris(1714–1773)、Lady Huntingdon(1746-)和John Newton(1725–1807)等人所建立的低教会(Low church)。不重视崇拜仪式,强调属灵生命,圣诗以抒发个人感情为主。圣诗作者以女性居多,如:Emily Elliot(1836-1897),Anna Waring(1820-1910),Arabella C.Hankey(1834-1911),Frances R. Havergal(1836-1879)等。

20世纪初英国出版多部代表性的圣诗集:Yattendon Hymnal(1899),Songs of Syon(1904),The English Hymnal(1906),Songs of Praise(1926),Congregational Praise(1951)等。20世纪中叶则受到流行音乐和轻音乐的冲击;Geoffrey Beaumont (1903-1971) 组织The Twentieth Century Church Light Music Group并出版Jazz Mass (1956) ,将旧诗歌词配以流行音乐曲调吸引青年人。Malcolm Williamson(1931-2003)则创作介乎流行和轻音乐之间的不同风格圣诗。苏格兰的Dunblane Consultations诗歌评论小组,出版适用于崇拜而不流于流行风的诗集Dunblane Praises I and II(1964,1967)。圣公会出版The Anglican Hymnbook (1965) ,摈弃所有现代音乐和流行音乐,回复福音派和维多利亚圣诗。公理会牧师Albert F.Bayly (1901-1984) 结合现实生活并以圣经为根据,出版4本圣诗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圣诗的佼佼者有Timothy D.Smith(1926-)、Fred P.Green(1903-2000)、Fred Kaan(1929-)、Brian Wren(1936-)、Erik Routley(1917-1982)和创立Jubilate Group 的Michael A.Baughen(1930-)。此组合后来出版Youth Praise I and II (1966, 1969) ,Psalm Praise (1973) ,Hymns for Today’s Church (1982, 1987)Carols for Today。80年代,圣诗补充本于各宗派盛行,圣诗注释本也相继面世,如:The Historical Companion to Hymns Ancient & Modern (1962) ,English & Scottish Psalm & Hymn Tune (1543-1677) ,The Baptist Hymn Book Companion (1962) ,以及被誉为英国最有才华的圣诗学者Eric Routley的著作。

(二)美国圣诗(American Hymnody)
美国圣诗起源于殖民者和新移民带来的韵文诗篇,论到美国本身的圣诗创作,则迟至18世纪才真正开始,严格来说,是源自黑人灵歌及主日学诗歌,后以福音诗歌为代表,及至20世纪发展为多元化,且影响全球基督教诗歌。美国各宗派的教会基于不同的神学观点、崇拜仪式、圣诗传统、文化背景和经济状况,各自修订属于自己宗派的圣诗集。

民歌圣诗(Folk Hymnody)
18世纪在美国新英格兰浸信会信徒中出现一种用简单的、民歌曲调歌唱的圣诗。信徒用自己创作的或父辈传授的调子,配上歌词表达他们纯朴的信仰。这类民歌圣诗,调子多半采用七声大音阶、五声音阶或自然小音阶。许多美国南方民歌圣诗一直流传到今天,为大家所熟悉的有:奇异恩典,万福泉源,教会与家接连,信徒齐来向主奉献。

营幕诗歌 (Camp-Meeting Hymnody)
1800年肯德基洲掀起「把福音送到人口稀少的乡村和边远地区」运动,为着响应这种「营幕聚会」,营幕诗歌开始盛行,诗歌以个人悔改得救为主,也提及死后审判。营幕圣诗简单而悦耳,多以副歌突出主题。华人圣诗集多有求復興众人、我何等爱耶稣这两首脍炙人口的营幕圣诗。这时期重要的诗歌集是Village Hymns (1824) ,Zion’s Harp (1824- ) ,The Christian Lyre (1831) ,The Juvenile Psalmist (The Child’s Introduction to Sacred Music, 1829) ;象形乐谱 (Shape-Note Tune Book) Kentucky Harmony (1816), Missouri Harmony (1820), Southern Harmony (1835), The Sacred Harp (1844) 也是这时期重要的出版。

黑人灵歌(Negro Spirituals)
在18世纪末及19世纪初,黑人在美国南方盛行营会。各地黑奴因被交換,也因着受基督教的影响而团结一致,自然地传播他们耳熟能详的圣诗。他们的第一本圣诗集名为Slave Songs of the United States(1867)。黑人灵歌保有他们固有的旋律和节奏,将非洲启应式的民歌加入新词。已译成中文的有:到山岭上去传扬,主啊!我愿作袮门徒,你曾否见我主?

福音圣诗(Gospel Hymnody)
福音圣诗源自民歌圣诗,借着城市复兴运动应运而生,由布道家Dwight L. Moody和Ira D. Sanky推介而广传于世。福音圣诗无固定形式,内容以向青年人传福音为目的,分享主观经历,感情丰富;往往仅一个主题,在副歌中反复强调。代表作家为:Philip P.Bliss (1838-1876)-歌颂救赎主,我心灵得安宁;Fanny J. Crosby (1820-1915)-荣耀归于真神,赞美耶稣,请向我述说主耶稣,十架为我荣耀,主救赎大恩,祂藏我灵,有福确据,一生引导,安居主怀;Ira D. Sanky(1840-1908)-求主进入我心;William J. Kirkpatrick (1838-1921)-信靠耶稣真是甜蜜,领我到髑髅地,祂藏我灵,主!我愿像袮,为城市祈祷;James McGranahan (1840-1907)-歌颂救赎主,我知所信的是谁,当一心信靠真神。

主日学诗歌(Sunday-School Hymnody)
主日学起源于18世纪末英国,美国独立战争(1775-1783)后,主日学由循道会引进美国。1824年美国主日学联会成立,专业人员开始编写主日学教材,包括圣诗的词曲。在创作主日学诗歌方面有特殊贡献的人是William B. Bradbury (1816-1868) ,他的创作为华人教会所熟悉的不计其数,如:奇妙圣经,我罪极重,耶稣爱我,坚固磐石,恳求善牧导我前行,祷告良辰,天父领我。另外一位是Robert S. Lowry (1826-1899) ,我们对他的创作主复活,我时刻需要袮,一生引导都不会陌生。

敬拜赞美诗歌(Praise and Worship Music)
40年代,布道家Billy Graham(1918)邀请流行歌唱家在布道会上演唱,他的音乐同工Cliff Burton Barrows(1923)在布道会上也选用接近流行音乐风格的福音诗歌和短歌。50至70年代影响福音派基督徒至深的作曲家John W. Peterson(1921–2006),模仿好莱坞电影歌曲风格创作诗歌,一生创作超越1000首诗歌和35部清唱剧。60年代William J. Gaither(1936)和其妻Gloria Gaither(1942)用乡村音乐和西部音乐风格写福音诗歌,并在全国巡回表演,受到各地听众的热烈欢迎。逐渐的,这类原属于共晓时期(1600-1910,Common Practice Period)的流行乐风盛行开来,部分作曲家也用流行曲的节奏和风格为圣诗或短歌谱曲。这种音乐形式和它所引起的崇拜风格,今天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崇拜方式—敬拜赞美(Praise and Worship)。敬拜赞美诗歌的特征在于比较抒情,不时表达人与神之间的亲密关系,多以清新可喜的风格表达、友好、主观性、主导性、肢体等隐喻性语言来表达,强调个人与神的会遇(personal encounter)是超越人理性上的了解,以此来在敬拜中感受神的临场、促进人与神建立密切的关系。当今,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敬拜赞美诗歌出版,如:Maranatha! Music,Integrity Music,Vineyard Music等等。

结语
经过三期文章的分享,我们穿越了时空、窥探了基督教圣诗的历史源流、也浏览了圣诗如何伴随着教会历史的变迁而变化,不晓得读者们的心灵,曾否在历史长廊中遭逢各个时代的基督徒?而我们唱颂圣诗的观念与心态有否被重整呢?

经此回顾后,笔者更深地体会到好的圣诗所具备的特质包含了能够述说有关神的事、传送福音真理、传承信徒相通的信仰故事等。一本编辑周全的诗集,我觉得那就是一本简要的教义与教会历史的教本,帮助我们去认识历代信徒对圣父、圣子、圣灵、圣徒与圣教会的信仰反思。我们也不难发现,不同时代与不同地区的信徒,以他们各自的语言文化与艺术元素来创作诗歌,展现了多元风貌的敬拜形式与内涵。

圣诗是能促成彼此教导、互相劝戒以至心被恩感歌颂神的工具。我们当多用圣诗来达成保罗的吩咐,共勉之。

【本文所有诗歌来源:《世纪颂赞》,浸信会出版社,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