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尋敬拜的真諦



經文:約四19-26,林前十一23-26
日期:2008年9月21日
地點:錫安堂基督教會
講員:黃婉嫻傳道
傳譯:魏淑慧傳道


引言:
什麼是敬拜?為什麼要重尋?我們到底遺失了什麼?又要重尋些什麼?
基督徒如何相信,就會影響他們如何崇拜,與此同時,他們崇拜的方式,又影響他們的信仰。我們所相信的神學、神觀、信仰内涵,影響了大家的崇拜觀和崇拜方式。因此,我們今早首先回到原初的創造情景,尋找敬拜的意義。

(1)重尋在靈裏及合真理的敬拜:關係-救贖-聆聽
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神是聖父、聖子與聖靈,三位一體的神,換言之,神是「關係的存有」,為此,人也就被造為一個「關系性的存有」。在人與週遭的關係中,最首要的關係是「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敬拜是神主動而人回應神的主動的行動。

在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中,人永遠是聆聽者。「聆聽」不但是以色列人的屬靈的第一原則(申命記6章),聆聽上帝(的道)也是敬拜的起點。馬丁路德說神的道以三種形式展现:道成肉身—基督、宣講的道—福音、冩下的道—聖經。所以,敬拜是我們在信(靠)基督的關係中與三一神互動,以順服來回應我們對上帝啟示)的理解及經歷,是一種關係性的信心經歷的反思。在新約,聆聽上帝(的道),就是相信並跟随耶穌(成了肉身的道)。

人在堕落後需要藉着基督領受救恩,恢復了與神之間的關係後,人才可能敬拜上帝。因此,在約翰福音4章中當撒瑪利亞婦人與耶穌談話時,問到崇拜的問題時,她關心的是傳統和空間的差異。但耶穌指出敬拜是關乎生命和救恩。然後祂再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心靈和誠實」分别指「聖靈與真理」;我們乃是藉着聖靈重生,也藉着聖靈引導我們進入真理,而耶穌就是真理!就如在約翰福音16:13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祂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

因此,敬拜是人在獲得救贖時開始;藉着基督的救贖人與神恢復了因罪而隔離的關係,敬拜由此開始。因此,在崇拜的過程中,我們藉讀經、宣講與聽道明白上帝的心意,也藉聖靈引導我們明白並經歴真理。約翰福音4章中提到上帝在尋找真正拜祂的人—也就是順服聖靈並按真理的人來敬拜祂—我們是上帝所尋找的敬拜者嗎?

(2)重尋承載真理的詩歌:真理-傳承-合一
教會應考慮哪些因素來决定主日崇拜所使用的詩歌?我們所當考慮的因素包括了,詩歌是否符合福音信仰及大公教會的信仰傳統?詩歌是否能為錫安堂的傳統、文化和崇拜群體所接受?是否也包含了切合這個時代的詩歌?我們從教會歷史及現今的情况看到崇拜音樂其實包含了豐富和多元的風格;如「聖哉聖哉聖哉」的三位一體神學架構、「普世歡騰」中旋律所隐含的意涵、「有一位神」的簡短精練。這些詩歌常是當代的人文和世界觀的反映。

雖然我們是生活在破碎的時代,人心極度需要上帝愛的信息,可是,教會的詩歌不只是為了安慰敬拜者破碎的心靈,更是為了宣揚神的真理、祂的屬性與作為;因此,敬拜的焦點必須專注在神身上,以致我們的悟性思想神的真理、我們的意志向神的主權降服,我們的心靈經歷祂美善的屬性。

我想,要做到這一點,整個教會的屬靈生命必需在真理上成長與成熟,敬拜團的同工們也必須在真道上追求和長進,崇拜委員會也必須具備「道的品味」來篩選合適的音樂;這樣,整個敬拜群體,就能品嘗「好」的詩歌,自然也能辨識「劣質」的詩歌。若要符合上述的要求,錫安堂的崇拜委員會就擔負了檢視教會使用詩歌的責任。

我深信每個世代的基督徒都尋找他們認為最優美的音樂與詩詞來頌讚神,這些符合福音信仰的詩歌都是聖靈賜給普世基督徒最寶貴的禮物,是值得我們去珍惜和傳承的,我們要學會如何融會貫通地使用。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我們採納不同音樂風格的詩歌時,同時也表達了我們對近文化、超文化、本色化詩歌的認識與包容。

一眼看下去,錫安堂幾乎是三代同堂的敬拜群體,因此,我們崇拜詩歌的特色,可以橫跨經典與當代。經典不是古老,而是經歷時間的考驗與淘汰後,仍然屹立不倒的經典之作,它們是能引發人類心靈共鳴的作品,它們表達了普世共通的人類情感,具備了傳承人文精神、心領神會的特質;許多的聖詩,就具備經典的特質。另外,敬拜不能與時代斷裂,我們必須時常貼近時代的脈搏,了解年輕人的語境,他們的文化、語言、風格和模式,要以怎樣的敬拜元素來幫助他們投入正確的敬拜並傳承信仰。

(3)重尋福音信仰的敬拜:記憶-意義-神秘
福音信仰的核心就是耶穌,因此,真正的敬拜是建立在「耶穌事件」上,這包括祂的降生、受難、復活和升天的歷史事件。主耶穌的救贖事跡是我們敬拜的核心,成為我們信仰的共同記憶和盼望。其實上帝在舊約就開始了其救贖的計畫,藉逾越節的事件預表了耶穌的救贖。以色列人不斷地藉着重述逾越節的叙事—也就是他們先祖蒙耶和華上帝拯救的事跡來建構以色列群社的共同記憶,這些記憶建立起他們的信仰意義:身份認同、傳統、信仰,以及倫理與價值觀。這個大叙事的神學内涵延續到新約—基督的受難與救贖—成為我們所有信徒的共同記憶,其神學意義也在基督裏落實在我们的生命中。在新約中,耶穌將自己最後晚餐的事迹與出埃及時的逾越節故事串聯起來,表明了一直以來所期待的末世的新的約,是藉著祂的死開始。在新約書信中這新的約對保羅而言(林前11:23-25/林後3),是用來聯係基督徒信心的基礎(林前11:25),也是他了解自己與教會救恩歷史的關係(林後3)。

耶穌設立聖餐時包含了記念與盼望的因素。當保羅論到耶穌當初設立聖餐時,他就两次的提到主耶穌說(林前11章):你們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他也說到:「直等到祂來」— 盼望。所以包含了對主的記念與盼望。

因此我們是在過去與將來之間的現在進行敬拜,意味着我們藉着語言和動作,以可見的、可觸摸的,和實質的表徵來表現歷史事實並等候基督再來。藉着這些崇拜元素,按此時此刻的處境講述和參與聖經的叙事。聖靈也在我們敬拜的過程中動工能讓這些客觀的歷史事實及真理成為了我們今日敬拜中主觀的經歷。正如加爾文認為,在聖餐中信徒藉聖靈而經歴基督的同在、與基督聨合。

錫安堂的每一位會友就在敬拜中,回應上帝的作爲,並從中獲知我們此時此刻的生命目的和意義;比如,這位愛世人的上帝如何愛我們?在敬拜中你可能會想起基督如何救贖了你、上帝如何帯領我們的先輩建立起了錫安堂、上帝又如何帯領你來到錫安堂、我們擁有哪些共同的記憶?我們如何共同地渡過難關?上帝在這些年間託付了我們甚麽使命?我們的長輩最喜歡哪些詩歌?哪些詩歌又是年輕一輩所喜歡的?等等。

結論:
從以上的講述中,我們涵蓋了敬拜中的不同層面;包括可見與不可見、外在到内在、客觀與主觀、理性與感性、秩序與自由、歷史與當代、傳統與現代、個人及群體的信仰維度。這些維度都是匯集式的敬拜取向所欲進入的維度,或許這也是錫安堂所要邁向的敬拜取向。若要達到討神喜悅的敬拜,就要考慮到個人及群體的的靈性表現,它不是一種分割式的觀點,而是全觀或整全的觀點。它包含了外在環境的因素,也包含了教會內在處境的所有因素,加上個人的生活等。祈求神教導我們按祂的心意來敬拜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