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基督教聖詩簡史(二)



出版:哈利路亚圣乐社
特刊:圣乐良友(2008年第三&四版)
作者:黃婉娴博士
網址:
www.hallelujahos.org/


上一期与读者从圣诗的起源,一直说到中世纪时期圣诗的兴起和发展。这一期,让我们一同乘上16世纪宗教改革这股浪潮,从德国起始,分三条路线展开,到法国、瑞士和英国走一回,认识宗教改革时期兴起的德国赞美诗和韵文诗篇,了解这些诗歌的起源、发展,以及对17-20世纪教会圣诗的影响。

(一)赞美诗(The Chorale)
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也同时激起宗教音乐的改革。1517年在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的倡导下,教会改变了数世纪以来只许诗班唱歌的惯例,恢复了会众唱诗的制度。路德说:「我为百姓创作德国赞美诗,使神的道能藉着诗歌存在人们心中。」他的「圣徒皆祭司」信仰也落实到会众唱诗,而促进了雅俗共赏的大众圣诗;歌词不再用拉丁文而改用本民族的语言,歌词亦由毫无韵律的经文和祷词改为有韵律的诗词;并把多声部的复调体(Polyphony)改为纯朴的主调体(Homophony)再配以简易和弦,让诗班和会众互补(既是我们今天用的五线谱圣诗版),这是路德对圣诗的一大贡献。路德的圣诗不只影响德语教会,更藉着其它译文影响各地教会,成为当代圣诗发展的典范。路德因以他属灵的见识和魄力被称为「德语圣诗之父」,他一生共出版38首圣诗,有的翻译自拉丁圣诗,有的改编自非礼仪性宗教民歌,有的摘自圣经,有的是新的创作,路德也鼓励信徒创作圣诗。1524年路德出版只有8首圣诗的诗集Achtliederbuch;後来又写了13首,成为新教赞美诗的基礎。同年路德的音乐同工Johann Walther(1496-1570)出版38首复调圣诗集,既著名的Wittenberg Gesangbuch

17世纪的德国历经卅年战争的苦难(1618-1648),导致当代圣诗从以神为写作对象变为描写和抒发作者或歌者自身的情感。这时期的圣诗从客观转向主观,重悔改、认罪和救恩。继路德之后的伟大德文圣诗作家,人称「德诗王子」的格尔哈特(Paul Gerhardt,1607-1676),就亲历战争苦难、丧妻之痛和子女夭折,一生坎坷的经历使他写作两千余首圣诗,尤以他与Johann Crüger(1598-1662)及Johann George Ebeling(1637-1676)两位音乐家的合作,佳作不断。

18世纪不可不提的便是受路德影响至深的「圣乐之父」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巴哈一生清苦却虔诚敬畏神,他认真研读圣经并表达在他的作品中,一生共创作四百余首和声化的圣诗。此外,他创作的圣诗前奏曲、圣诗幻想曲、圣诗变奏曲、圣诗赋格曲等,皆以圣诗为主题。在他的清唱剧中,总是以圣诗作为套曲结尾的总结性合唱曲,可见圣诗在巴哈的音乐中极为重要。

这时期另一重要的德国圣诗派是莫拉维亚圣诗(Moravian Hymnody)。莫拉维亚早於1501年就出版圣诗集,这些圣诗兼具波希米亞和德国路德宗的诗歌风格,強调熱心事奉、感恩、喜乐的心灵和赤子的信心。而於1531年编纂的德文圣诗,盛行於16-17两个世纪。1722年亲岑多夫(Nik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 und Pottendorf,1700-1760)收纳莫拉维亚弟兄到他的庄园避难,有了安定的生活致使他们更热心广传福音。由于亲岑多夫也是一名诗人,他给莫拉维亚写了两千余首圣诗,他鼓励信徒背颂圣诗,希望他们能体会诗人所经历的信仰。1735年,莫拉维亚才再出版诗集Das Gesangbuch Gemene。历经3个世纪的宗教迫害,使莫拉维亚圣诗独具振奋灵性和脫离罪惡的信息。

到了19世纪,德国的圣诗逐渐受理性主义影响,强调信仰的客观性,有别于之前敬虔主义时期的主观性信仰特色。此外,也努力研究和恢复路德新教的圣诗传统,大量德诗被翻译成英文。这时期的圣诗代表人物有Julius August Philipp Spitta(1841-1894),Jonathan Friedrich Bahnmaier(1774-1841)和贡献最大的Felix Mendelssohn(1809-1847),他不但创作圣诗,也改编圣诗和为圣诗谱写和声。


到了20世纪,德国圣诗的代表作家有Hugo Distler(1908-1942),Jan Oskar Bender(1909-1994),Dieter Trautwein(1928-2002),Heinz Werner Zimmerman(1930)和Rolf Schweizer(1936)等,而比较有代表性的圣诗集,是多种语言的Cantate Domino。从路德开始的德国圣诗创作,经过四个世纪的耕耘,已广为普世基督教会所传唱。

(二)韵文诗篇(The Metrical Psalm)

第二位最有影响力的宗教改革家,是创立长老宗,以法国和瑞士为其根据地的法国人-加尔文(John Calvin,1509-1564)。他的改革观念是彻底的改变,举凡崇拜仪式、教堂装饰和音乐均有所规限。当时的圣诗分为圣诗派和韵文诗篇派(Metrical Psalm),加尔文提倡以诗篇和圣经中的颂歌作为会众敬拜诗歌。他极力反对天主教的经文歌,主张废除希腊和拉丁圣诗。他同意路德所言:「音乐是上帝赐给人最好的礼物,是用來赞美上帝的」,但担心过度重視音乐容易喧宾夺主,使人远离圣经。他认为音乐是为人民的,所以必須简单;音乐是属上帝的,所以必須樸素。而达到此目标的最佳方式就是齐唱、一拍一字、沒有伴奏地吟唱圣诗。

基于诗篇沒有格律及诗韵,加尔文因此请来法国宮廷诗人Clement Marot(1497-1544),将诗篇译为富格律的法文韵文诗,以配合国家文字的格律。经过1539-1543年间的努力,Marot完成了50首,却不幸的於1544年去世。Theodore Beza(1519-1605) 接手翻译,分别於1551、1554和1562年共出三版Genevan Psalter,共125个曲调,其中有70首由 Louis Bourgeois(1510-1561)作曲。他收集了德、法的世俗音乐、贵格利素歌及自己创作的旋律,为这些韵文诗谱上简单的调子,曲风充滿了舞曲的节奏;由於异于传统圣乐而引起人们的喜好。三年后Claude Goudimel(1514/1520-1572)谱上和声使之广为流行;此诗集在早期长老宗占据重要地位,奠定新教圣乐的典范;后来被译成欧洲多国语文,成为欧陆、英国、苏格兰和美国各地格律化诗篇的典型。

加尔文的主张导致长老宗於改教後的两百年內,在圣诗的创作上缺席。一直到18世纪长老宗才开始编辑圣诗:1898年出版Church Hymnary,1927年再授权由全世界八个长老增订重编。1927年James Moffatt(1870–1944)和Millar Patrick编写圣诗手冊 Handbook to the Church Hymnary,是一部圣诗学很重要的参考书,使长老会在圣诗史上占有一席地位。

英国教会在宗教改革的影响下,也仿效加尔文将诗篇译成英文韵文诗。第一位将诗篇译成英文的是亨利八世(Henry VIII,1491-1547)和继位的爱德华六世(Edward VI 1537-1553)的侍从官Thomas Sternhold(1500-1549)。他於1547和1549年出版了37首韵律诗篇后便去逝,John Hopkins(-1570)接手后於1551年将之完成,名为The Sternhold and Hopkins Psalter。爱德华六世在位仅6年便去世,继位的玛丽一世(Mary I,1516-1558)是天主教徒,上任後大肆迫害基督徒,因烧死三百位基督徒而被称为血腥玛丽(Bloody Mary)。大批基督徒因此逃亡到法国和瑞士,因受当地韵文诗篇影响,编印了英文版的日內瓦詩篇Anglo-Geneva Psalter。其中多半出自The Sternhold and Hopkins Psalter版本,William Whittingham(1524-1579)参与七首的翻译。1558年增至62篇,1561年再增至87篇,增加的部份是由William Kethe(-1594)所译。他们在玛丽一世死后將韵律诗篇帶回英国,於1562年再出版 The Whole Book of Psalms。这时期其它在出版或写作韵文诗篇献出心力的还有Matthew Parker (1504-1575) ,Thomas Tallis(1505-1585),John Pullain(1517-1665),John Day(1522-1584),William Damon(1540-1591),Thomas Este(1566-1609),Thomas Ravenscroft(1582、1591-1635),Nahum Tate (1652-1715) ,Nicholas Brady (1659-1736) 和William Croft(1678-1727)等。

另一边厢的苏格兰,由于在宗教改革时,受日內瓦的长老会影响,在1564年出版The Scottish Psalter;由曾在德国和瑞士流亡和建立教会的苏格兰新领袖John Knox(1510-1572)回国以后出版。大部份取材自Genevan PsalterThe Sternhold and Hopkins Psalter和新译诗篇。1615年的改版加入了12首「共用调」(Common Tunes),即一调多用(不同诗篇)之意;1635年Edward Miller(1731-1807)再增加至31首,並全部配上四部和声。1650年版则结合Genevan Psalter和苏格兰人Robert Kylpont(1524-1606)及John Craig(1663-1731)的译诗而成。1973年以后,韵文诗篇便不再单独出版了,因19世纪末,圣诗开始在苏格兰出现,教会自此将韵文诗篇和圣诗融合在一起。

美国的韵文诗篇则是16世纪从法国、英国和荷兰过去的新移民带过去的。一直到1640年,他们终于自编一本The Bay Psalm Book,风行了整个世纪。18世纪,美国从唱诗篇跨度到唱圣诗,尤以Isaac Watts(1674-1748) 的The Psalms of David(1729)和 Charles Wesley的 Charlestown Collection (1737)颇为广传。到了19世纪,Watts-Joel Barlow(1755-1812),Timothy Dwight(1752-1817)和Samuel Austin Worcester (1798-1859),分别於1785,1801和1815年编订新的美国诗集。20世纪出版的Bible Songs(1930年初版/1975再版)以美国原创曲调和福音诗歌的结构占大部分。The Book of Psalms for Singing(1973年初版/1975再版)则以美国原创曲调为主的同时,亦大量调用欧陆传统诗篇韵文,如:DUNDEE,CRIMOND,ST. ANNE,TALLIS’S ORDINAL等。接续下来的世纪,韵文诗篇亦逐渐让路给创作圣诗。

下一期,我们将从「英国圣诗之父」Isaac Watts(1674-1748),一位由韵文诗篇转到近代圣诗的过渡人物,看他如何将基督教圣诗带至另一新的阶段。我们也将从「基督教圣诗巨匠」Charles Wesley(1707-1788)的诗歌,了解为何他的诗歌是当时教会复兴中最锋利的兵器之一。之后,我们也会发现,美国的圣诗虽然起步较迟,却后来居上,发展迅速,产生了大量的、多元的圣诗,对圣诗的普及化贡献良多。(下回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