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加強教導敬拜讚美


天火(馬來西亞長老大會文字事工組發行):2004年12月號第20期
採訪:朱尉寧
受訪人:黃婉嫻

談到敬拜讚美,黃婉嫻直接的切入正題,她提到很多基督徒和教會本身,對敬拜讚美有不夠全面的理解和認知。她說,「一般人把敬拜讚美理解為以詩歌組曲讚美神。事實上,這樣的定義是有欠缺的。其實,敬拜讚美是一種崇拜形式,過去幾十年,這種新的崇拜風格已經傳遍北美和世界其他地方。」她指出,「敬拜讚美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得著生命的更新和改變,使人與神契合。」

「某些教派過於重視音樂在崇拜中的地位,甚至認為音樂就是崇拜!」黃婉嫻強調,「音樂不是崇拜的全部,音樂更不等於崇拜」。她認為,「不同的宗派、民族、文化、區域、和年代,產生不同的崇拜風格和方式」。她繼續說,「敬拜讚美源於60年代和70年代初流行的觀念。許多人覺得傳統崇拜形式已沒有感染力。另一方面,人們也追求與聖靈直接親近的關係。不少人覺得若要接觸生活在後基督文化的人,就必須透過音樂,也必須不拘禮節、不拘形式。這種音樂形式和它所引起的崇拜風格已經發展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崇拜方式了。」

音樂文化的差異
那麼,在黃婉嫻看來,使用當代流行樂器來彈奏教會歌曲,是否帶有危險性呢?她坦誠的說,「無可否認,某些音樂風格,例如爵士搖滾樂,或過度喧鬧的電子音樂,有時候會把人帶入當代流行的外邦文化裏。」有人說,採用電子樂器的音樂風格,讓教會音樂像在辦偶像演唱會,也有人認為這種音樂和舞廳或迪斯科沒有兩樣,這是部份信徒的意見。針對這點,黃婉嫻提醒,「有時候這種音樂確實會帶來混亂和放縱的思緒,讓人迷失了自己,這是我們必序須小心的。」

黃婉嫻表示,「每個人對音樂的感受都有其主觀的一面,就如同我覺得傾心悦耳的歌曲,你未必喜歡一樣。」她說,「對一些基督徒來說,也許很難接受一些比較喧鬧和快節奏的曲調、或以鼓和電子樂器彈奏的詩歌。其實,人本身的抗拒與音樂本身是否錯誤,並不是絕對的。有些人批評敬拜讚美是錯誤的,或許這類音樂與他們成長的年代、崇拜的養成、和信仰的認知有差異。年長的基督徒或許比較能從奮興短歌和神學義涵含豐富的聖詩得著靈裏的復興。」

「對於年輕人来說,詞句艱深、旋律呆板的百年經典聖詩,是他們無法理解與認同的。這些聖詩或許讓他們無法表達自己,在情感上難以產生共鳴。屬於他們年代的敬拜讚美(Praise and Worship),由於接近他們的時代與語言形態,因此他們能產生認同感。像《讚美之泉》、《有情天》、《王子音樂》所創作的詩歌,都很受年輕信徒喜歡,教會也常在主日崇拜中使用。」

勿只取悅人
雖然如此,黃婉嫻也強調教會不能一味顧念人的需要,在乎人的感受,而忘了我們唱詩讚美神是為了討神的喜悦,讓神得着應得的榮耀。「教會千萬不要為了吸引人而去迎合或滿足大眾,試圖運用一些電子音樂或是演唱會式的敬拜讚美去吸引人。」黄婉嫻認為,「不管是什麼音樂風格的詩歌,重點是要讓人在詩歌中與神相遇,體會神的愛和進入他的同在,詩歌是表達我們對神的感恩和讚美,是我們對神唱情歌,向他傾心吐意,而不是像一般屬世的演唱會一樣,讓人抒發自我的情绪,著重個人的感受。因為崇拜的焦點在神,不是人!」

接著,黃婉嫻又繼續說,「值得提醒的是,一般的教會裏甚少有牧者或長執,教導有關崇拜的課題。牧者大都專心於牧養工作,比較少關注崇拜、樂團及詩班的事工。另一方面,有些牧者由於對音樂涉獵不深,而將這重要的任務交給單單只有音樂訓練的肢體去負責,而忽略了要從神學的角度,教導信徒什麼才是討神喜悅的敬拜。」

因此,她建議教會牧者在一年52堂的崇拜信息裏,利用4堂來教導有關敬拜的課題。她說,「事實上,音樂在崇拜中,只是一種工具和媒介,讓人更容易體會神,表達我們對神的情感。不管是什麼音樂風格,或者用什麼樂器,神所看重的是我們的心意,就是我們是否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他?如果教會的樂團和敬拜團隊在音樂上有很高的造詣,卻忽略了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那麼,再輝煌的音樂,再一流的樂手和領唱,也只是高舉人,而非高舉神。」

雖然如此,黃婉嫻指出,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需要在音樂的技巧上求進步,因為我們要把最好的獻給神。她說,「無可否認的,投入音樂服事的同工,有時候需要比其他的同工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因為音樂的事奉需要長時間的練習。」

匯集式崇拜
最後,黃婉嫻指出,從敬拜模式來看,她所屬的教會是屬於匯集式的崇拜(Convergence Worship),這類崇拜模式的最大特點,就是平衡崇拜中各樣元素、認同教會各個時代的敬拜、融合不同形式的敬拜優點、借引入禮儀元素,使崇拜變成全體會眾一起作的工;整合各種工具、媒體、恩賜、觀念,重新看重藝術,記號和象徵。她說,「我們教會基本上是屬於傳統類型的教會,強調神的超越性和臨在性、耶穌在世的工作、人的使命和義務。我勸勉教會在崇拜時,要小心處理人本主義的東西,不要為了體恤人的需要而虧損神的榮耀。相反的,我們必須更多的教導崇拜的神學、歷史和宗派傳統等核心題目。單單糾纏於音樂的風格和形式、彈奏及帶領的技巧,即容易產生分化,又不能深化我們對崇拜的認識,更遑論更新今日教會的崇拜。」